rs1.jpg

天,某韓國組成已超過十年天團,神話的外星人團長,文Eric先生,服兵役期間過於悠哉的生活,讓他身材圓了一圈。

此時的他,正傻傻的看著電視裡深情唱著歌的神話主唱─申彗星。

此人除了是神話主唱外,還有另一個身份,某人的戀人,而那個某人,就是那個自己默默看著電視,一直發出無意義笑聲的文Eric

雖說兩人只住樓上樓下,可是彗星繁忙的行程,讓兩人總是無法見面,以前活動時總是在一起,想抱他時,直接就在FANS面前抱,反正大家愛看,只是免不了一頓拳打腳踢。

~好想念他阿,想念他的聲音,想念他的笑容,想念他的一切……現在,真的好想見他……

叮咚……叮咚……

一陣陣的電鈴聲,打斷了獨自思念著戀人的思緒。

下意識的抬頭看了看掛在牆上的鐘,凌晨十二點,誰沒事在這種時後來擾人清夢阿……

邊嘟嚷邊走向門口,透過小孔,看到了他鎮日思念的戀人。

欣喜若狂的情緒,讓他沒有多想就直接打開大門……

感受一陣溫暖,Eric原本浮燥的心,此時也逐漸平緩下來。

「彗星阿……你不累嗎?」

先打破的沉默,是滿滿的關心。

「我想見你…累了更想見你…見到我你不開心嗎?」

「怎麼可能不開心,只是怕你太累。」

Eric,我想約會!」

 「阿?」

疑惑滿滿寫在臉上,這個人,今天真的怪怪的。

看到Eric的表情,彗星不用問也知道他在想什麼。

「我真的想去啦!而且是現在!」

「現在?可是大半夜的,要去哪約會阿……」

「……我們去釣魚吧!」

「耶?」

「去釣魚也沒什麼不好阿,況且這麼晚了,也沒什麼地方去,你應該沒試過夜釣吧?」

「是沒有……」

 面對戀人反常到一種程度的行為,Eric雖然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,可是不曾拒絕彗星任何請求的他,這次,也不例外。

「那,我們去吧!」

 得到的,是戀人甜甜的笑臉。

 到了夜釣的地點,沒釣過魚的彗星,自是一陣手忙腳亂,還要應付釣魚用的餌,完全就是慌了手腳。

 Eric在旁邊帶著笑容看著這一切,這樣的彗星,很純真很自然,果然只有跟他在一起的彗星才是他。

獨自一人宣傳的彗星,雖然很成熟,但生性怕生的他,在節目中,總是很拘謹,多虧最近有李智勳陪他一起宣傳,才讓彗星放心的笑,雖然他很想把他從彗星身邊攆走……

 「呀,文赫,不要傻傻的看,來幫我啦!」

呵,生氣了,好久沒看到那麼近的了。

看到Eric傻傻的臉,彗星不自覺嘆了口氣,都在一起超過十年了,還不知道現在的他在想什麼的話,這幾年還真是白相處了。

放下手中的工具,走到一直在出愣的那人身邊,從身後輕輕懷抱住他。

輕撫上那雙漂亮的手,Eric笑了。

靜謐的空間,幸福的空氣圍繞著兩人,那是,不用言語就可理解的情感。

 「那個……請問,是Eric跟彗星嗎?」

 哪個不知死活的敢打斷我們?

鼓起勇氣走到兩人身邊的人,在看到Eric臉上的怒目時,不自覺的往後退了幾步。

拍了拍Eric的肩膀,示意他消消氣。

 「有事嗎?」

 看到彗星笑臉,那人不自覺放鬆了心情。

「我…可以跟你們合照嗎?」

 原來是FANS,彗星轉頭徵詢Eric的意見,只見他點了點頭。

「我們可以答應你,可是你剛剛看到事都不能說。」

 狂亂的點了點頭,開玩笑,能得到他的應允,要做什麼他都答應。

 離去前的FANS,一直點頭對兩人致意表示感謝。

 Eric一直在有點距離處看著彗星跟FANS說話,只見彗星露出一臉幸福的笑容跟他們道再見。

 回家的路上,Eric疑惑的看著滿臉笑容的彗星。

「彗星阿,你到底是怎樣,一直這樣笑?」

「沒有阿!只是聽到讓我很開心的話。」

「是那個飯跟你說的嗎?還有,你幹嘛跟他離那麼近,還笑那麼開心……」我會嫉妒啦!

 彗星看著他幸福的笑了。

 他說,祝你們幸福!在彗星身邊的Eric看起來好開心,在Eric身邊的彗星好快樂,所以,一定要幸福!

 對於這段感情,彗星很清楚面對世俗的眼光,他是害怕的,小心異異的保護這段感情,是因為他真的很愛那個佔有慾很強的男人。

 知道自己的飯抱持著祝福的心態,由衷的感到感謝及幸福。

Eric,能認識你真好!能愛上你,真好!」

 說出這句話的彗星,得到的,是一個深深的吻。

 夜釣回到家後,兩人都是帶著笑的,本來彗星是打算回到他自己的家的。

「彗星阿…留下來吧!」

 因為這句近乎哀求的語句及那可憐的小狗眼神,彗星妥協了。

 凌晨四點,彗星看了看牆上印著他跟Eric頭像的鐘,趁著Eric洗澡時,偷偷的播了通電話……

「喂……」

 電話那頭完全是想睡覺的聲音。

「李玟雨,我贏了!」

 被吵醒就已經感到十分不爽了,還被彗星沒頭沒腦的這句話搞到問號滿天飛,玟雨真的很想直接扁在電話那頭的人。

「鄭弼教,你是太閒嗎?」

「拜託,我現在是忙到快吐的地步了,你說我閒?!」

「那你沒事現在打給我?」

「我是要跟你說,我跟Eric去釣魚了,這樣你就不能說我被拋棄了。」

「阿?你就為了這個打給我。」

「當然!就這樣。」

玟雨愣愣的看著被掛上的電話,這個人,還真是任性的可以……

被吵醒了,還怎麼睡…

兩個人半夜去釣魚阿…

真好,好想念那個一天到晚碎碎唸的人……

行動永遠比別人強的李玟雨,馬上播出那個熟悉的號碼。

 「烔完阿…」

 話未竟,只聽到對方近乎咆哮的聲音。

「李玟雨,你現在是不知道我還要上班嗎?」

說完,玟雨只聽到嘟嘟嘟的聲音。

糟糕…烔完生氣了,這幾天,又暫時不能去找他了。

玟雨喪氣的低下頭,申彗星,這一切都是你。

至於跟玟雨通過電話的彗星,正開心的哼著歌,呵,總算板回一成了,總不能老被玟雨騎在頭上阿。

轉過頭,卻看到Eric深沉的眼神。

「呃……你聽到了。」

「你特地來找我,是因為跟玟雨打賭?」

 這就可以解釋這個人今天有點反常的行為了,還以為他跟自己一樣,是耐不住相思才出現在自己面前,結果竟然是……

「我沒跟他打賭啦…。」

看著Eric的眼神,彗星知道,今晚一定要給個交待了,早知道就不要心軟留下來了。 

「就……前陣子,你都自己去釣魚嘛,所以,玟雨就說,我被拋棄了,氣不過嘛,怎麼說我被拋棄了,雖然我們很少見面,可是說什麼都不可能被拋棄阿,我可是……」

愈說愈high的彗星,在看到Eric愈見陰沉的眼神,馬上乖乖閉上了嘴。

看著彗星,Eric真是氣不打一處來,為什麼那麼生氣?

太喜歡,太愛他,所以即使是自信如Eric,在面對彗星時,卻總是不安。

「彗星阿,你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吧?」

Eric……」

逐漸逼近的Eric,讓彗星不自覺的吞了吞口水,並退後身體。

「為什麼要退後呢?」

很危險,這個人渾身散發著危險訊息。

逃,是彗星的第一個念頭。

奈何,早已被逼到牆角的彗星,身體整個被禁錮住,想動都動不了。

Eric阿……我很累了……」

「可是,我不累阿,你,要跟我道歉。」

 說完,吻上彗星的唇,懲罰性的加重力道,欺上他的身……

唇與唇的相接,彗星感到好苦,那是Eric的心情,毫無預備的接收著對方不安害怕的心,好酸…好痛……

淚水沒預警的滑落臉頰。

停止動作,Eric雙手撫上彗星的臉。

「為什麼哭?」

用力的回抱著。

「不會的,Eric,我會在你身邊的,不會失去我的。」

閃過一絲驚訝,不語,溫柔的看著那個在他懷裡的人,吻去他臉上的淚,順著淚痕,手撫上他令人感到舒服的肌膚,一個一個印記,再再宣示著主權。

這邊一片春光旖旎。

 

另一邊,有人瞪大眼睛直到太陽露臉都還渾然不知。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以上轉自 我姐"淳星" 之手~

那天跟姐姐討論的很開心~所以催了他生文~~

終於有"夜釣"文了~~XDDD~

我說~最可憐的還是我們咪努啦~(噗)

 

莉迪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